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逆天小说网-> 其他类型 -> 太上剑典全文免费阅读

章节目录 第七二九章 净元蓝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海底极深之处,蓝海鲸所居住的石穴,从外面看来,似乎是海底中一个峡谷坍塌之后,垒砌而成,极为的自然。然而这一进去之后,欧楚阳方才发现,个中还有天地。

    石穴的通道很长,估计能有里地左右,终点是一处闪动着五彩光华的石壁,石壁光波流转,仿佛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所注,充满了神秘的色彩。

    蓝海鲸带着欧楚阳直接来到了这石壁的边缘,方才叹声道:“进去吧。”

    说着,蓝海鲸身上光华闪动,随后变成了一个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

    化身eng人形之后,蓝海鲸并没有停留,抬步便朝着那石壁迈去。只见石壁一阵轻微的荡漾,蓝海鲸,便消失在了石壁之中。

    见状,欧楚阳暗笑着点了点头,心道:“阵界,这里也有一个阵界。怪不得。”

    轻笑着,欧楚阳举步走了进去。

    当那能量袭体,传来一阵微弱的能量波动之后,欧楚阳终于来到了另一番天地。

    一片草原,到处那是浓郁而又青翠的绿色,草地的中央,一条清澈的溪流缓缓的流淌,发出悦耳的溪声,远处,阵阵轰鸣传来,正是这溪流的尽头,巨大瀑布轰砸在下方坚固的岩石所致,那瀑布蒸腾着白色的雾气,将不远处的山尖渲染的如仙境般美轮美奂。

    入处,一个高大的门楼屹立而起,门楼皆是闪亮的玉石打造,门楼之上四个大字更显得耀眼非常。

    净元蓝府。

    感受着净元蓝府中弥漫的阵阵药草的香气,欧楚阳贪婪的吸了口气,随后精光绽放的看向那绿色的草坪。

    各种各样新奇的花草洋溢着春的生机,这花草居然都是一些炼丹用的上等草药。也许是天生对药草就有一份特殊的感觉,更也许是这多年来炼丹所致,欧楚阳发现,这满地的奇花异草,生性都是极为的温和,并且欧楚阳感觉到,这药草的香气以及药力正在受着那瀑布的吸引,不断的朝着那瀑布涌去。

    “这就是净元蓝府?”欧楚阳诧异的问道。

    已经化成了人形蓝海鲸与其子站在一处,点了点头道:“恩。我当时发现这里的时候也很幸运,你先前看到的地方原本是一处海底大峡谷,近百年来,海底发生了变化,原来的峡谷也因为这变化坍塌,变成了一处极大的石穴,发现这个石穴之后,我便来到了净元石府,那时我才发现,这里有着充足的天地灵气,而且还有这满地的奇花异草。所以我才与平儿一直居住在这里没有离开。”

    平静的说着,蓝海鲸突破浑身一颤,萎靡的坐倒在地。其子蓝平见状,赶忙扶着父亲。

    欧楚阳皱了皱眉,走上前去,大灵透术施展出来,紧紧的包裹着蓝海鲸。

    起初,蓝海鲸还以为欧楚阳要伤害他,当他提神凝目之后,方才发现欧楚阳并没有恶意,只是在观察自己的身i状况。

    已经受到了重创的蓝海鲸没有什么多余的力量防备欧楚阳,就任由他探查。

    半晌过后,欧楚阳一言不发的转过身去,走到那草地的中央,随后开始不断的采摘起来。

    几株花草入手,欧楚阳返身回来,沉思了片刻,忽然心念一动,掌心处一团幽深的紫火升腾而起。

    丝毫不见停留,欧楚阳将摘下的花草甩到了紫火之中,花草遇火即化,形成了数滴蕴含着精纯能量的水珠,静静的悬浮在那里。

    随着欧楚阳掌心紫火不住的升腾,蓝海鲸感觉到周围的温度飞速的提高,那数滴水珠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合着。

    “丹修者?怎么可能?”

    蓝海鲸见状大骇,他惊讶的并不是因为欧楚阳是一个丹修者,之所谓露出这种表情,完全是因为在他的认知中,一个丹修者炼丹的时候必须要通过药鼎这种必不可少的炼丹器材方能成丹。

    然而眼下,欧楚阳所做的分明就是在炼丹,只不过欧楚阳的方法却根本无需药鼎,这便让蓝海鲸大大的吃惊了一次。

    没有在乎蓝海鲸的想法,欧楚阳全神贯注的看着紫火中那不断融合的丹丸,当那水珠最终固化,成为一枚泛着道道青色的丹丸之后,掌心猛的一握。

    “啪”

    紫火暴出一团火花,随后消失。

    紧握着拳头,欧楚阳走到蓝海鲸身边,摊开手掌递了过去,说道:“吃了它,对你有好处。”

    “五级丹药?”

    望着那泛着青茫的丹丸,蓝海鲸不可思议的看了看欧楚阳。

    一枚五级丹药,居然这么轻易的便被欧楚阳炼制了出来,而且在炼制过程中,根本没有用到药鼎,这份实力,简直让蓝海鲸惊骇了起来。

    错愕中,蓝海鲸从欧楚阳的身上可能感受到那诚心的帮助,却没有半点恶意,下意识的,他将这丹药接了过来,送入了口中。

    丹丸入口,随即化开,化成一缕温暖的清流遍布在体内,瞬间,蓝海鲸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感觉,他能够感觉到那清流的药力正一点一点的帮助他恢复体内的伤势。

    半晌过后,蓝海鲸舒服了许多,就连刚刚损伤的内腑也渐渐的转好。

    望着欧楚阳,蓝海鲸露出了感激的神情,点了点头道:“多谢。”

    “不必。”

    蓝海鲸道:“我叫蓝海,这是我儿蓝平,平儿,快快见过前辈。”

    那蓝平本来一副怯懦的神情,待见到欧楚阳帮助蓝海恢复了伤势,这才露出了笑容,并感激道:“蓝平见过前辈。”

    “不必多礼。”欧楚阳伸手虚抬,这一接触之下,方才知道了蓝平的实力。

    “五级灵兽。咦?按理说这个级别的灵兽不能够化形啊,怎么会~”

    看着欧楚阳那疑惑的目光,蓝海却是领会道:“是这样的,平儿只可能在这净元蓝府中化形,说起原因,真是惭愧,连我这个做父亲的也不知道。”

    闻言,欧楚阳低头沉思了一番,又看了看那满地的奇花异草,忽然心灵所致,猛的飞身而起。

    凌于天际,欧楚阳笑了起来。

    “永固之境。”

    永固之境是阵界的一种,此阵盖以天地灵气极盛之物,设建而生,作用便是以这拥有着极盛灵气的花草,以一种特殊的阵形栽种,达到养体孕灵之效。

    “怪不得蓝平能够化形。”欧楚阳一看之下便知晓了原委。

    从空中落下,蓝海不知其为所yu,忽然想起了某事,便说道:“还不知你~”

    “哦。在下欧楚阳。”

    “欧兄弟。”蓝海这时对欧楚阳已经没有了提防之心,按照大陆上的习惯,盖以修为互相称谓。欧楚阳有着与自己相差不多的实力,当然以兄台相称。

    “对了,欧兄弟不是要找人吗?数日前我倒是救了一个伤重的老者,现在正在那里。”

    蓝海一指不远处的草地,那里有着一处凹地。

    欧楚阳走近一看,顿时大喜,躺在凹地之中的,不是欧天行还有谁?

    欧楚阳没有想到自己无心插柳,柳居然真的成荫,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的欧天行,居然真的在这净元蓝府中。

    低身查探了一下欧天行的身i,发现老人现在还没有转醒,全是因为伤势过重所致,体内经脉大多断裂。再看了看这凹地,欧楚阳点了点头:“看来这蓝海也不是对这阵界全然不知,正象这凹地之处,就是净元蓝府中灵气汇聚的几处地点,他将欧天行放在了这里,虽然不能使欧天行的伤势得到恢复,但最起码的,受到这灵气的孕养,也不会死去。”

    欧楚阳转过身来,回到了蓝海的身边,感激道:“这是家祖,我们遇到了仇人,机缘巧合之下逃到这里,唉~,感谢蓝兄救命之恩了。”

    说着,欧楚阳对着蓝海拱了拱手。

    闻言,蓝海微微一笑,道:“客气什么?你不也救了我一命?”

    “哈哈~”两人放声大笑了起来。

    接下来简单的多了,由于两人之间彼此都有恩德,再加上欧楚阳为人光明磊落,平易近人,慢慢的便博得了蓝海父子的好感。

    没有了敌意和戒心,蓝海安心的静坐调息了起来,而欧楚阳却是思考着如何搭救这个见面不久的老祖。

    药草并不缺少,欧楚阳现在只是少了一副能够修复欧天行经脉的药方。

    苦思了许久,欧楚阳也没有想到办法,无奈着,他只能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反正欧天行的性命无碍,欧楚阳打算慢慢的寻找办法。

    环顾一周,欧楚阳突然把注意力转向了那药香汇聚之地:瀑布。

    依着欧楚阳的见识,能让这药香弥漫一直到聚拢,这个地方肯定有着什么样的诡异。而那诡异之处也许就在这瀑布的后面。

    想到这里,欧楚阳抬步便朝着那瀑布行去。

    感觉到欧楚阳的动向,蓝海微微睁开了眼睛,当他见到欧楚阳大步流星的朝着那瀑布走去时,忽然大声道:“欧兄弟,不可。”

    “嗯?”欧楚阳停下脚步,疑惑的看向蓝海。

    蓝海道:“不可,那瀑布不能接近。”

    “为什么?”欧楚阳问道。

    蓝海摇了摇头道:“那里似乎有着什么jin制,任何让靠都会遭到那瀑布的攻击,就算我是巅峰的状态,也根本冲不破那瀑布的阻隔,欧兄弟你~”

    蓝海的担心不是没有原因,以他的眼光,欧楚阳虽然有与自己一战的实力,但那毕竟是在眼下,如果自己没有受伤,欧楚**本没有办法战胜自己,这是蓝海的想法,也是他为欧楚阳担心的地方,试想,连自己也没有办法靠近,更何况欧楚阳了。

    闻言,欧楚阳皱了皱眉,随后道:“哦?我倒要看看,这瀑布哪里厉害。”

    说着,欧楚阳便朝着瀑布行去。

    面对着高达百丈,如九天银河倾泻而下的巨大瀑布,欧楚阳仿佛回到了十数年前小荡山间的那隐秘的山谷。在那个孤独的岁月里,虽然时间极短,但却是改变了欧楚阳的一生。如今望着那形如“碧落天泉”的巨大瀑布,欧楚阳有股回到从前的感觉。

    在瀑布前方凝立了许久,欧楚阳终于叹了口气,将烦闷的心情抛到脑后,毅然的迈步朝着那瀑布下方走去。

    如今的欧楚阳,不再那个为了能在“碧落天泉”下站上一时半刻的武修苗子,拥有者二级武圣强力的他,自是不再会为那强大的压力而担心。

    蓝海父子紧紧的望着欧楚阳的背影,已经做好了准备看他被瀑布之中那神秘的力量反震而回的样子。可是令这父子二人有所失望的是,当欧楚阳左脚刚刚踏进瀑布正下方的时候,预料之中的事并没有发生。

    碧蓝色的光茫自那白色的雾气蒸腾之中闪动而起,欧楚阳仿佛被一股巨大的吸扯之力拉进了瀑布之中,来到了瀑布的后面。

    见到欧楚阳消失在自己眼前,蓝海微微惊愕了一下,方才从震惊中转醒,随后看着同样流露出不可思议神情的儿子,苦笑道:“看起来,这净元蓝府是在等着他啊。”

    蓝平茫然的点了点头,随后又不是很理解摇了摇头。

    蓝海微笑着抚m蓝平的脑袋,眼中满是慈祥的父爱,喃喃道:“等你可以化形了,也许才能明白吧。”说完,蓝海又把目光转向那瀑布,眼神之中却是充满了坚毅之色。

    进入了瀑布,欧楚阳并没有感受到蓝海口中所说的阻力,诧异的同时,忽然一点蓝光从身边升起,将这黑漆漆的溶洞照亮了几分。

    “寒魄?”

    欧楚阳看向那蓝光发起之处,赫然让他震惊了起来,闪动着幽幽蓝光的不是别物,正是当日在烈火城外从烈破天手中得到的寒魄。

    这寒魄本是放在空灵指环中的,怎么没有经自己的召唤便出来,而且它出来的时候毫无征兆,要不是它的出现照亮了这一方溶洞,欧楚阳到现在也未必能够发现它的存在。

    疑惑着,欧楚阳刚想将那悬浮在空中的寒魄取回,忽然寒魄像是活了一般,雀跃着在欧楚阳的身边绕了几圈,接着速度猛然间增加,朝着溶洞的深处飞**出去。

    欧楚阳见状,大惊失色。这寒魄是复活王阵的关键,现在机缘巧合让自己来到了乱星海域,欧楚阳自是不能在这个时候让寒魄出事。

    ……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