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逆天小说网-> 其他类型 -> 快穿系统:宝贝,你认错人了全文免费阅读

章节目录 第407章 银环番外(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花泽郴当即蹲下身子,拽着她的手,小声说道:“霏霏,我的好霏霏,你一定要相信我的清白之身啊。

    你知道的,像我这般长得帅气,名气又高,家世又好的男人,就像是娱乐圈里的一块蛋糕,总有苍蝇想来染指我。

    有人想借着绯闻蹭热度,我也没有办法啊。谁叫我天生长得这样,帅得惨绝人寰,嗡嗡围着我转的苍蝇,赶都赶不走,我也很无奈啊。

    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以后我绝对远离所有女人,连个眼神都不会给她们的,方圆一米之内,绝对不让雌性动物靠近。”

    云霏霏嘴角抽了抽,恨不能拿眉笔戳死他,这话都说的出来,是有多不要脸啊,完全放弃自我治疗了。

    她幽幽地叹出了第十八口气,伸手戳了戳他的脑门,“花大少,你这么自恋,这么傲娇,伯父伯母知道吗?我看你这是自恋综合症后期啊,抽空赶紧去医院看看吧。”

    花泽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顺势将脑袋在她手上蹭了蹭,又低头埋在她腿上,温声说道:“霏霏,自从遇见你,我就洗心革面了。

    为了能与你的生活有交集,我进了娱乐圈,完全是妇唱夫随,你难道都不感动么?为了你一人,放弃了整个后花园,像我这般痴心的男人,这年头真是少之又少了。

    霏霏,你不能只看到我的短处,要多挖掘我的长处才是。再说了,我哪里自恋了,花椒粉们都说我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美男,要钱有钱,要貌有貌,要演技有演技,没有一丝一毫的夸张啊。”

    云霏霏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一个人能一直这么自恋地活着,也挺不容易的,还是不要刺激他了。

    她伸手使劲揉了揉他的头发,近乎于虐待一般,“花大少,我有没有对你说过,关于自恋,我只服你。不过我很难好奇,就你这智商,还有这傻白甜的个性,这些年是怎么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的?”

    花泽郴直接捉住她的小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又拿在手中轻轻蹭着,“霏霏,我的智商可是一百二,也就在你跟前才会变成傻白甜,我永远只是你一个人的傻白甜。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一个人爱得越深,在爱人跟前的智商就越低。你看,我在你跟前,智商直接变成负数了,可见我爱你有多深。

    至于为什么混得那么开,刚刚说了,我有一个强大的幕后团队,他们整天闲着没事干,就四处煽风点火,顺便帮我刷一刷人气什么的。”

    云霏霏的手被他捏着,只觉一股酥麻传遍全身,脸上升起一片红霞,再不敢多看他一眼。

    她直接转过头去,不耐地说道:“好了,不要再肉麻了,刚刚被你打乱的戏,我还要重新再拍一遍,这次你若是再捣乱,一个月都别想跟我说话。”

    杀手锏都拿出来,可见她是真的生气了。

    花泽郴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眼底有亮光一闪而过,他上身往上一抬,趁着她不注意,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是,一切都听霏霏的。花家家训,大事小事全听霏霏的,一切以霏霏说得为准!”

    云霏霏只觉脸上滚烫一片,唇瓣更是灼热的烫人,好似被点了火一般。

    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直接站起身来,小声嗔道:“真是没脸没皮,人不要皮,天下无敌,算了,说不过你。”

    花泽郴眼见着她站起身,欲往外走,直接从背后将她搂住,腻腻歪歪地说道:“霏霏,你知道吗?你总是这样外表冷冰冰的,其实特别容易心软。

    我都知道的,所以不管你怎样对我,我都不会离开你的。不过,霏霏,你这件旗袍开的叉是不是有点高啊?我不想让别人看到你的美腿。”

    云霏霏背后灼热一片,耳边被他的呼吸声喷得热呼呼的,那股难耐的酥麻再次爬上来。

    她按捺住心头涌起的热流,伸出右手使劲在他大腿上掐了一下,“花泽郴,你不要得寸进尺!我又不是你的宠物,管的也太多了吧?

    而且服装是剧组准备的,就算我是影后,也不能随便挑三拣四,这些你又不是不知道。赶紧回去好好拍你的戏,不要再惹事了。”

    花泽郴眼中掠过一抹幽光,仍是抱着她不松手,声音带着委屈,“霏霏,你又凶我~”

    云霏霏差点绝倒,总觉得背后不是一个成熟的男人,而是一只会撒娇的宠物狗。

    她无奈地转过身,看着那双潋滟的桃花眸子,心中波澜起伏,为什么每次面对他,一向游刃有余的自己就变得优柔寡断?

    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说理又说不通,他就是个狗皮膏药,还是过了期的,撕都撕不掉啊。

    看着他泫然欲泣的眼睛,虽然知道他是在演戏,还是会忍不住心软,算了,他其实就是个孩子,不跟他一般计较了。对付难缠的他,看来只有最后一招了。

    云霏霏拍了拍他身上的龙袍,好似做了很大的决定,双手拽着他的衣服,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现在可以了吧?可以回去好好拍戏了吧?记住,不要再来探班!要是因为我拖慢了进度,有你好受的!”

    话音刚落,趁着花泽郴发愣的间隙,云霏霏挣脱他的包围圈,疾步往外走去。

    花泽郴看着她匆忙离去的背影,将手放在唇上,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她的温度,眼中掠过得逞的笑意,嘴角微微勾着,“霏霏,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就算你再冷冰冰,我也会把你捂化的!”

    云霏霏走回片场,跟王导打了个招呼,正准备重新拍之前那一场,就看到花泽郴又走了过来,她死死地盯着他,眼中满含警告。

    花泽郴好似并未看到她的眼神,直接蹭到王导跟前,小声说道:“王导,刚刚是我不好,影响您拍摄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想给您一些补偿,否则心里总是过意不去。”

    什么?过意不去?开什么国际玩笑!就他那脸皮比城墙还厚的人!

    云霏霏看着花泽郴,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以她对花泽郴的了解,他绝不会做这种交易的,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王导并未看到云霏霏皱起的眉头,听花泽郴如此说,心中一喜,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连忙问道:“那花大少想如何补偿呢?”

    补偿剧组?他还真是有心了,王导立时眉开眼笑,心中大喜,天哪,这可是花大少,只要他想,动动手指就能翻云覆雨啊。给以后拍的新戏一些赞助,完全不在话下啊。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当他听到花泽郴的话时,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

    只想破口大骂几句,真是太不要脸了!

    说好的挥金如土呢?说好的补偿呢?特么的,这也叫补偿,我宁愿不要!

    花泽郴看着王导言笑晏晏的脸,直接凑到他跟前,小声耳语道:“既然是坏了你们刚刚那场戏,我就免费当个替身怎么样?

    以我的身价,来你们剧组当替身,整个剧都会提升一个档次的。我虽多金又帅气,却从不会嫌苦嫌累,所有跟女主角有接触的场景,我都可以当替身。

    而且全部免费,一分钱都不要,怎么样?王导?机会难得啊。”

    王导只觉眼前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他目光幽幽地看了看花泽郴身上明晃晃的龙袍,嘴角抽了抽,花大少,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你不是在隔壁剧组拍戏吗?等你有档期来当替身,我们这戏要拍到猴年马月啊!

    花泽郴说完之后,见王导的脸色有些黑,似乎很不心甘情愿,当即又继续动之以钱,晓之以利,“王导,虽说我没演过什么男一男二,并不是我演技不好,而是我懒得去演,台词太多,费脑子。

    其实我的演技还是可以的,您要不好好考虑一下?要知道这事您是稳赚不陪。

    毕竟借助这次替身出演的机会,王导跟我们工作室也算老相识了,以后若是有什么好的资源,我也会优先想到王导的。”

    刚刚还满肚子火气的王导,听完后面的话,脸色稍有变化,他见花泽郴一脸的坚定,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可如今是选择利益还是选择进度呢?

    他只能转头看着云霏霏,用眼神求救,大小姐,你赶紧收拾一下这货吧,最好是让他再也不要来咱们剧组探班了,否则真怕我的心脏受不了啊!

    花泽郴要是再多来两趟,戏还没拍完,我怕是就要进急诊了!

    云霏霏看着王导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忽然有些想笑,真不知道以往跟花泽郴合作的导演,都是怎么被他磋磨过来的,真是可怜见的。

    她给了王导一个安抚的眼神,当即转头看着花泽郴,又拉了拉他的袖子,附耳说了几句。

    也不知她说了什么,效果很是明显,花泽郴当即转身走了,唯留下龙袍衣摆拖出的痕迹。

    王导双眼如炬地看着云霏霏,一脸的不可思议,“小云,你跟花大少说了什么?他怎么那么听话就走了?太不可思议了。”

    云霏霏看着花泽郴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勾起,浅浅一笑,“也没什么,王导,咱们还是先拍戏吧。”

    花泽郴一直走到一个拐角,眼见着看不到他人了,才停下脚步,一直噗通乱跳的心还在不停地叫嚣着,她答应了!

    霏霏终于答应来客串我的新戏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一种进步,我不去当替身,她来客串,只要在一个剧组就好啊。

    花泽郴好似喝了冰镇西瓜水一般,心情舒畅,晃晃悠悠地走回片场,躺在凉棚的椅子上,满脸堆笑,招了招手,“小林,快过来,给本少爷拍张照片。”

    小助理三号一听“拍照”两个字,浑身都颤栗起来,不要啊,老大,等你拍完照,咱这戏还拍不拍啦?今天的进度本来就已经被拖慢了,虽说不是你拖的,您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

    小助理三号刚刚想到这茬,就听到郑导的狮子吼,“杜箬菁,你到底怎么回事?这一场到底什么时候能过?一遍一遍又一遍,有完没完了?因为你一个人,整个剧组都在等你!”

    小助理三号满含同情地转头看了一眼,杜箬菁身穿粉色长裙,站在那里泫然欲泣地。

    不禁幽幽叹息一声,长得倒是漂亮,难怪都说是国民妖精,就是这演技吧,实在是不忍直视。

    郑导又是出了名的挑剔,对电影的质量要求极高,奈何为了投资,不得不找了位带资进组的花瓶演员。现在的日常就是,导演吼,演员哭,一个片场都搞得气氛极度紧张。

    唯一一个不紧张的人,就是躺在椅子上搔首弄姿的花泽郴了,虽然戏份不多,但几乎都是一次通过,然后就晃晃悠悠地去隔壁剧组探班。

    每次探班回来,不是跟吃了炸药一样,恨不得对天长吼。就是像现在这样,一个人偷偷乐,还以为人家没看到,那嘴都快要咧到眼角上去了!

    花泽郴等了半天,也没见到小助理三号迈动步伐,抬起头来瞥了一眼,见他正专注地看着哭泣的女人发呆,脸上神情若有所思。

    “小林,看什么呢,那么专注啊?你要知道所有的不劳而获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既然做了选择,就要承受应有的重量。”

    小助理三号恍然听他如此说,有些不可置信地转过头,双眼瞪得滚圆,“天哪,厉害了,我的花大少,你竟能说出如此深刻而富有哲理的话!”

    其他几个助理当即跟看傻子一样看着小助理三号,都在心里腹诽,他不会是被吓傻了吧?这都说的什么大实话!

    花泽郴桃花眼微微眯起,“嗖嗖”发射了两枚眼刀,但因为今天心情好,也懒得跟他计较。

    还一脸的沾沾自喜,不屑地说道:“哼,那是你还不了解本少爷,本少爷的本事可大着呢,演戏就不用说了,其他的方面只是懒得炫耀而已。”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