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逆天小说网-> 都市言情 -> 独家试爱:情迷首席霍先生全文免费阅读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一章 发现转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知哭了多久,身体有些累,竟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睁开眼时,天色已晚,周围朦朦胧胧。

    肚子开始咕咕叫,白鸽眉头紧蹙,抚了抚肚子,“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天天就知道吃。”

    虽然未来不知所措,但依然还得活着,只有活着才能看见希望。

    想着白鸽开始向她非常熟悉的丛林法则农家院走去,她不知这个农家院开了多久,只知道姊妹二人来到这里时,便已存在。

    她对这里的地形路线了如指掌,完全没有迷路的风险。

    过不多时,便来到了丛林法则农家院。

    走进院子,坐在常坐的角落。

    猛然抬头看见左侧前方坐着一位客人,刚进来时没有发现,但也不以为然。

    刚要提嗓子喊那位慈眉善目的老者,但见他已经满脸堆笑的走了过来。

    花白胡子老头对她很是熟悉,所以也不必打招呼,仅是对她笑了笑,“有日子没来啦,还是老规矩?”

    白鸽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好嘞,等着吧。”老头微笑着回应道,随即转身向内屋走去。

    过不多时,老头端着一碗炸酱面,两碟小菜走了过来,“姑娘,您慢慢吃,不够了叫大爷一声,再给您加,吃饱为止,不另加钱。”说完哈哈一笑。

    白鸽点了点头,附和着轻笑了几声。

    就在此时,听到远处好像来了一辆车,白鸽转过头,向远处望去,果然来了一辆车,灯光若隐若现。

    “哎呦,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啊,怎么来了这么多客人啊,好吧,好吧,让我们老两口开开张。”老头自然自语的说着,并向门口走出。

    眨眼之时,车子便到了近前,老头笑脸相应。

    紧接着,几位客人便坐了下来。

    白鸽无意间的瞥了一眼,并不以为然。

    接着双方开始争吵,白鸽也并没有在意,直至提到霍天宇三个字,她倏地竖起了耳朵。

    当听到霍天宇是假失忆时,不禁心头一惊。

    但转瞬内心开始变得有些喜悦,她知道,那个女人是因为霍天宇失忆了,才敢抓他的。

    但如果告诉他,其实霍天宇根本没有失忆,她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如果把这个消息告诉她,也就意味着她将空欢喜了一场,吃到嘴里的肉,又吐出来,是何种滋味。

    相比于不告诉他,让她被霍天宇戳穿更难受万倍。

    前者将促使她把霍天宇放回去,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而后者虽然会将她所有丑陋作为暴露给霍天宇,但俗话讲,长痛不如短痛。

    对这个杀害自己妹妹,抢夺自己男人的女人,自然要让她过的比自己惨。

    想到此,白鸽嘴角露出一抹坏笑,继续竖起耳朵听他们所讲的事情。

    过不多时,听他们推测秦梦诗没有死,而是被霍天宇藏了起来。

    白鸽心头不禁又是一惊,但转瞬间内心又变得有些喜悦,甚至兴奋。

    如果说,秦梦诗没有死,那么燕子是不是也没有死,并且有很大可能是和秦梦诗在一起。

    燕子从小就是个善良的孩子,在抓到秦梦诗后,她一直想方设法要救她出去,还向自己请教过办法,可都被自己百般阻挠。

    但她依然趁着我不注意,给她送吃的,也因为此,才被那个女人推向火场。

    就凭借这份恩情,秦梦诗也不可能亏待她。

    想到此处她瞪大了眼睛,用筷子狠狠的夹了一口面条放在嘴里,不知为何,感觉这面比刚刚好吃了一些。

    转念想到,如果是秦梦诗没有死,那么霍天宇失忆的事情就更应该告诉她啦。

    如果不告诉她,双方撕破脸,霍天宇有很大可能性会被关押在这里,甚至可能被王座上的男人杀害。

    这样一来,我还向谁打探燕子的消息。

    另外,我把霍天宇假失忆的消息告诉她,等于救了霍天宇一命,那么他们是否能不计前嫌、网开一面,不再追究自己和妹妹绑架秦梦诗一事。

    这样,对她和妹妹全身而退是非常有利的。

    白鸽清楚的知道霍天宇在a市的社会地位,如果自己和妹妹,日后仍然想在这个地方立足,和他搞好关系是至关重要的。

    想到此处,白鸽用手擦了擦嘴角残留的汤汁,准备起身出门,希望快点将这个消息告诉那个女人,如再晚一些,这个消息也就变得没有价值了。

    就在此时,白鸽听到言嘉阳与楚乐正在讨论自己。

    言嘉阳虽然压低了声音说,但白鸽字字听的真切。

    撇了撇嘴,心道这个男人真卑鄙,为了达到目标,不择手段,还想对我下手,也不打量打量自己几斤几两。

    紧接着,听到楚乐劝阻的声音,不禁让她心头一暖,随即转过头,偷偷瞄了他一眼。

    见这个男人,高大挺拔,脸面方正,鼻梁高挺,眼眸深邃,嘴唇薄厚适中,眉宇之间透着一股正义、英气。

    不知怎地,白鸽见到他后,竟心头一颤。

    他与王座上的男人是不同的,对眼前这个男人,促生的好感是莫名的,而对王座上的男人,更多的是感激、报答。

    想到此处,白鸽倏地回过神来,起身出门,赶往地下城。

    面对言嘉阳的挑衅,白鸽毫不在意,可没想到他会追过来,但她也就紧张了一瞬,因为她余光看到言嘉阳跑步姿势松软,这怎么能跑得过我这个练家子呢。

    想着白鸽嘴角微微一笑,加快了脚步,眨眼之时,跑到了丛林里。

    女人开门再次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霍天宇,眼眸里写满了纠结、痛苦、不舍。

    最后紧咬牙关,狠狠的闭上了眼睛,用力的关上了门。

    没有什么比这种即将得到,又马上失去的滋味难受,但深深的知道,我不能任性,不能跑过去把他的面罩摘掉,捧起他的脸颊告诉他,最深爱你的人是我。

    我不能、我不能,我坚决不能,因为我过不去心里这道防线,这是童年的阴影,那个画面一辈子都抹不去,本有机会救你的父母,但因为我的懦弱,我选择了逃避。

    自那时,我尽量躲避你、不想见到你,因为看到你我就能想起自己胆小、懦弱的一面,我会陷入深深自责之中。

    后来,我们都长大了,也许是命运的安排,让我遇到了你,起初不知道是你,但当发现是你的时候,已经爱上了你,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你,无力解脱。

    后来,我也就不挣扎了,顺平自己的内心爱着你,越爱越疯狂,疯狂到我不允许你身边有任何一个女人。

    当你身边出现一个女人的时候,我心头那只魔鬼就会蹦出来,促使我推开她们,如果推不开,就杀了她们。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