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逆天小说网-> 其他类型 -> 顶级BOSS:鬼妻萌萌哒全文免费阅读

章节目录 第259章 大叔不正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风盈媗出国没多久,国内就迎来了新年,新年过后,白玉娆已经在准备着开学的事宜,她和盛嫣然要去炎黄总院,而蓝蓝,要去炎黄附小。

    时光匆匆,转眼已经入了夏。

    不知是不是错觉,白玉娆这阵子总觉得自己长高了。

    她拉了归海岸在面前,把人家当成了尺子,量啊量。

    “归海岸,你说我是不是真的长高了,我记得去年的时候,我才到你下巴那里,现在往上了,到鼻孔了。”

    白玉娆穿了个小吊带,平角运动裤,露出令人羡慕嫉妒恨的笔直大长腿,得意洋洋拽着归海岸问。

    归海岸眼神儿在她身上溜了一圈儿,点头道,“嗯,的确长了,不过,鼻子就鼻子,为什么是鼻孔?”

    “就是到鼻孔那儿啊,还没到鼻尖,再长长就到鼻尖了。”小姑娘认真的道。

    归海岸失笑,“不用再长了,你已经很高了。”

    白玉娆得意,踢了踢自己的大长腿,走到盛嫣然面前左晃三圈,右晃三圈,盛嫣然被晃的眼晕,怒斥道:“白玉娆你够了!”

    “嫣然,我记得以前你比我高一点点,来来来,起来,别坐着了,老坐着长不高,起来咱俩比比个儿!”

    盛嫣然被拉了起来,一比,白玉娆大笑,“哈哈哈,嫣然,你果然没我高了,以后,记得叫姐啊!”

    盛嫣然斜眼瞅了她一眼,眼波一转,往下一瞅,白玉娆穿着两公分厚的拖鞋,盛嫣然光脚呢。

    白玉娆顺着她的眼神儿跟着一瞟,得意的笑脸顿时僵住,她满脸尴尬,眼神四处瞟了瞟,瞟到沙发靠背上蹲了一只额头有撮儿白毛的小黑猫,小黑猫眼中含着打趣笑意,正看着她。

    “嗷呜!”

    白玉娆惨呼一声,连淑君姐都笑话她,她一声狼吼扑进了归海岸怀里。

    归海岸失笑,宠溺的揉了揉女孩儿的头发,“去换衣服吧,今天周末,爸妈让我们回去吃饭。”

    白玉娆顺势狼狈而逃。

    盛嫣然双臂双环胸,看着那丫头一溜烟儿跑上了楼,得意的笑了两声。

    已经凝出实体的方子祺也满脸笑意,他看了看少女婷婷玉立的修长身体,眼中深藏爱慕,笑道,“娆娆就没赢过你的时候。”

    “嘿嘿嘿!也不看看姐是谁!那小丫头想赶超过我,这辈子没指望了。”盛嫣然嘿嘿笑,众人也都跟着笑,“嫣然,只有你能治得住那丫头了。”

    那丫头已经被归海岸宠的只长个子不长心智,完全被宠成了长不大的小女孩儿。

    盛嫣然得意的笑着,心中却是万般开心,那丫头被越宠越不像话,很好,她越来越活泼了。

    半个小时候归海岸和白玉娆从楼上走了下来,白玉娆换了一身儿浅桔色的连衣裙,腰间系着一条同色腰带,打成了蝴蝶结,越发显得那腰不盈一握,肩上是荷叶披风类似的袖子,黑发飘飘,仙气十足,给这炎热的夏日凭添几分凉爽。

    到了归海岸家,白玉娆只看见盅风和白君乐,和白君乐说了会儿话,眼看着快要开饭了,都没见某个变态大叔出来和她吵架。

    白玉娆挠头,不习惯了,白君乐一看她这样就失笑,“怎么,不挨骂不习惯了?”

    白玉娆噘嘴,终于忍不住问,“白阿姨,归海爸爸哪去了?”

    “楼上炼功呢,你上去喊他吃饭。”白君乐也很无奈,那人又在瞎炼,脑子都出问题了,还能炼出个什么?

    白玉娆跑上楼,推开一扇门,果然,寂静的练功房里,那变态大叔正盘腿而坐。

    白玉娆眨眨眼睛,抬腿走进去,一进去,就看见他的身后,还有一个他。

    两个变态大叔!

    白玉娆脚步一停,好奇的瞅了瞅,一个有肉身,一个只是灵体。

    白玉娆皱眉,嘀咕,“太变态了,把自己练成这样,难怪那么欠抽。”

    她走上去,先是蹲在那有身体的面前,端详了两秒了,伸出手戳了戳人家额头,等了半天,嗯,没反应。

    然后,她又挪到了那灵体面前,又端详了两秒,同样伸出手在人家额头上戳了戳,等了半天,嗯,还是没反应。

    白玉娆眼睛转了转,跑到置物架上取了毛笔,沾了墨汁,打算在某变态大叔脸上作点文章。

    “画点什么好呢?叫你平时欺负我。”想了想,她拿起笔,在人家脸上画了两撇八字胡。

    画完了,她退远了欣赏一番,遂点头评价,“很自然,看不出是画的,果然猥琐。”

    “再添点儿威武的。”想了想,她又在人家脑门儿上写王字。

    王字写完,她乐滋滋的掏出手机,打算拍照留念。

    刚取了镜头,就见坐在身体后面灵体突然睁开了眼,白玉娆顿时心虚,手下却是飞快的连摁快门。

    一连拍了好几张,她将手机一收,笑呵呵往那灵体身边凑去,“变态大叔,快回你身体里去,白阿姨让我喊你下去吃饭。”

    灵体沉默的看着她。

    看看自己身体上猥琐的八字胡和脑门儿上威武的王字,再看看眼前的小丫头,以及她手里的手机。

    灵体一言不发,目光威严,蓦然伸手。

    虽一言不发,一伸手,白玉娆顿时被对方气势所摄,手一抖,险些真将手机交出去。

    她反应极快,忙将手机背到身后,瞪大了眼睛,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的灵体。

    他,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

    “小丫头,把照片删掉。”他开口,语气威严。

    白玉娆摇头,一脸狐疑,“不删,要留念,下次你再欺负我,我就把你的照片发朋友圈。”

    那灵体眉毛跳了一下。

    “删掉,像什么话,还有,快去把我脸上的东西擦掉,脸上能乱画吗?”灵体威严的训斥,看着眼前的小少女,眼底有些无奈。

    这大概是他脑子出问题后,本性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清醒,只是没有想到,一睁眼,就看到了这个小丫头在自己脸上乱画,这让他威严何在?

    白玉娆心虚,瞪大了水灵灵的凤眸,强笑道,“呵呵,变态大叔,你装什么装,你以为你装的这么凶巴巴,我就会把照片删掉吗?你以为我是吓大的吗?”

    灵体沉默了。

    他默默看着自己的身体,心想,自己那不靠谱的另一半意识,到底造了什么孽,连累他也被这样整。

    白玉娆这会儿就跟炸了毛的猫儿一样,背在身后捏着手机的手瑟瑟发抖,眼前这个家伙,好像真的有点不太一样,她悄悄的吞咽了下口水,慢慢的向后退去。

    眼看着就要出门了,那灵体兀自从沉思中回神,喝道:“站住!”

    白玉娆脚步一顿,“你敢吼我?信不信我揍你?”

    灵体回想了一下‘自己’平时和这个小丫头的相处模式,顿时整个灵体都颤了颤,他居然被压迫的毫无还手之力,更别说任何长辈的威严了。

    灵体心中其实还是有些欣慰的,因为这个小丫头还是颇有胆色的,当他们家的小主母,也算是够格,只要好好培养,将来他和他老婆一定可以享受二人生活,将家族教给他们来管理。

    不过就眼下看来,这小丫头真是太皮了,他得好好树一树当长辈的威严才行。

    对方的目光简直就是那种满含审视的样子,白玉娆被盯的浑身发毛,为啥明明和归海大叔都很熟了,可是今天就跟第一次见面似的。

    白玉娆紧张的不行,‘蹬蹬蹬’跑过去用湿巾把人家脸上的八字胡和王字给擦干净了。

    擦完了,她用湿漉漉的眼睛看过去,“行了,擦掉了,你你你、你别这样看我了,咱俩都很熟了,再看结果都一样,我依旧越来越美。”

    灵体沉默,默默的看向了她手里的手机,意思不言而喻。

    “别看,没商量,不删。”白玉娆果断拒绝,她是有底线的。

    灵体不说话,就那么沉默的盯着小姑娘陷入了深思。

    他心想,小岸怎么就看上了这么皮的小丫头呢?

    白玉娆被看的浑身不自在,她眨了眨瞪的发酸的眼睛,转身拼命跑了出去,边跑边喊,还带着哭腔,“白阿姨,救命啊,大叔他不正常了!”

    白君乐一惊,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闪身就往楼上冲。

    一个往上冲,一个往下冲,白君乐和白玉娆擦身而过,白玉娆一下扑进了也往这边走过来的归海岸怀里。

    而白君乐上了二楼,推门一看,归海无敌正黑着脸盯着门口,一看到她,灵体微微一震,歉意道:“乐乐。”

    白君乐眼眶一下红了,然后又笑了,这哪里不正常了,这才是正常了好不?

    “你,你没事了是不是?”白君乐希冀的问。

    “对不起乐乐,这些年让你担心了,我也不知道我这清醒能维持多久。”灵体说完沉默,“不过,好在我那个性子虽然不着调,但好歹也还算清醒,没有干出什么糊涂事来。”

    “还不糊涂呢?”白君乐气的不行,“你说你,不就是炼功出了差子,怎么就把自己搞成那样?连父亲都没有办法。”

    归海无敌歉意的看她,“乐乐,对不起,不管我变成什么样,但至少可以和你相守,这样就够了。”

    白君乐眼眶一红,将眼泪生生逼回,“你吓着娆娆了?”

    灵体沉默一瞬,看向自己的身体,“哪里有?明明是她在我脸上画东西,被我逮了个正着。”

    白君乐习以为常,这两个人见面要是不互整,那才不正常。

    “你平时跟她可是玩的很上劲儿,两个一个比一个不省心。”白君乐嗔道。

    灵体无言了一下,道:“她给我拍了照,乐乐你想办法帮我删了,被人看见了,我的威严何在?”

    白君乐心说,你还有威严吗?你当你还是以前呢?

    “乐乐,我这身上穿的什么东西,你以后能不能别让我这么穿?”灵体看着自己身上的花t恤,跟地痞小混混似的,不禁眼角抽搐。

    白君乐横他一眼,“不让你穿,跟要你命似的。”

    灵体无言,一脸愁容。

    那边,白玉娆扑在归海岸怀里告状,“归海岸,你爸爸变的可奇怪了,他可吓人了,可严肃了,我觉得他一定是又受了什么刺激,脑子更不正常了。”

    归海岸听着,突然就心中一动,又带着白玉娆上了楼,上了楼,一对上那人沉稳威严的目光,归海岸就知道,这哪是变不正常了,分明是变正常了。

    “爸。”归海岸叫了一声,灵体点头,“小岸,成熟了。”

    他眼中流露出欣慰之色,再一看从归海岸身后探出头偷瞟他的小丫头,他顿时一阵无语,最后神色还算温和的招手,“小丫头,过来。”

    白玉娆将手机往归海岸口袋里一塞,“归海岸,保管好,千万别交出去。”

    灵体嘴角一僵。

    白玉娆蹭啊蹭,蹭到了灵体身边。

    “小岸,把手机给我。”灵体看看白玉娆,又看向归海岸。

    归海岸想了一下,没给,“爸,您好不容易正常了,还是和妈多聊聊吧。娆娆,咱们别打扰他们了。”

    白玉娆立即如蒙大赦,转身就跑。

    灵体瞪眼,白君乐‘噗嗤’一笑,“你变成那样不着调的样子都不是娆娆的对手,现在这样就更没胜算了,行了,别崩着脸了,那照片还是你自己办法让娆娆删吧。”

    “学校里都在流传那丫头是我私生女。”灵体回想了一下这半年的情形,十分的好笑。

    “私生女算不上,但总归是咱家的没错。”白君乐笑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