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逆天小说网-> 其他类型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全文免费阅读

章节目录 【番外38】父女相见,灭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自寒冰山脉返回魔族,最快的方式是走传送阵,但魔族的传送阵外有人把守,小龙的身份有暴露的风险;其次是飞行,可魔族的领空有飞禽巡逻,也不大好走。

    最后,女祭司决定用最笨拙的法子,走一条隐蔽的陆路。

    女祭司与秦轩坐在由凶兽拉着的马车上,马车舒适而宽敞,顶端悬挂着的南海夜明珠,隐隐散发着玉润的清光。

    女祭司喜爱凡间的茶叶。

    秦轩便时常在各地搜罗上等的新茶献给她,眼下秦轩泡制的便是今年新出的雨前龙井。

    秦轩泡好茶,双手递给她一杯:“这次能抓到小龙,全都是托师父的福,如果不是师父及时赶到,恐怕已经让这小龙溜了。”

    女祭司抿了一口浓茶,漫不经心地说道:“一切尽在我掌握之中,不可能让她溜掉的。”

    秦轩挑开车帘,望了望一旁随行的魔族侍卫,放下帘子,对祭司道:“这些人……应当不会走漏风声吧?”

    女祭司似笑非笑道:“当然不会,你可以信任他们。”

    秦轩点点头,想到了什么,又开口问道:“师父打算什么时候取小龙的内丹?”

    “你想什么时候?”女祭司反问。

    秦轩当然希望越快越好,可他没这么说,而是笑着道:“全凭师父安排。”

    这话还算受用,女子淡淡地牵了牵唇角:“你以为我取她龙丹是做什么的?”

    秦轩迟疑道:“助我……化形?”

    女祭司叹道:“轩儿,为师不仅想把化形成一条龙,为师更希望你能彻彻底底地变成一条魔龙。”

    “可以这么做吗?”秦轩眨巴了一下眸子。

    女祭司道:“除非你愿意夺舍她的身体。”

    秦轩撇嘴儿:“那岂不是要变成女人?轩儿不要。”

    女祭司微微一笑:“为师也就是这么一说,你放心吧,为师会助你化形的。等你化形后,便能继承魔族,继承了魔族,便能拿到神龙印,那是六界唯一能封印魔尊的东西。”

    讲到最后,女祭司的脸上再也没了一丝笑容。

    秦轩觉得这样的师父有些可怕,他知道师父不喜欢魔尊,却不明白为什么不喜欢,事实上,魔尊凶残又霸道,还是一条小龙时,魔族半数以上的魔修便已经被她揍过,喜欢她的人可真不多,但她师父的不喜欢,与那些族人的不喜欢,似乎不大一样。

    “轩儿你在想什么?为师刚刚的话你听见去了吗?”

    女祭司打断了秦轩的思绪。

    秦轩意识回笼,眼神闪了闪,说道:“我在想……那个……那个……”

    女祭司淡道:“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这么厌恶魔尊?”

    秦轩见被戳穿了,索性不遮遮掩掩了,低声道:“徒儿……确实有些疑惑。”

    女祭司讥讽地说道:“魔尊与你父亲是自小定下的亲,你父亲与她青梅竹马长大,你没与她相处过,不知道她的脾气究竟有多臭,你父亲能耐着性子娶她都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了,可她非但不珍惜你父亲,还在洞房花烛夜逃跑了,之后,她在外面有的别的男人。”

    秦轩狠狠一愣:“什……什么?别的男人?”

    女祭司的眸子里掠过一丝冷意:“没错,那条小龙,就是她的野种。”

    秦轩被这个消息惊到了,他从不知道魔尊的孩子是这么来的,他一直以为,那是他父亲亲生的……

    “我父亲知道吗?”

    女祭司冷笑着没有说话了。

    秦轩知道他师父是不乐意往下说了,他于是话锋一转:“对了师父,那个丫头怎么处置?”

    女祭司道:“你说的是那个混沌灵根?”

    秦轩点点头:“对,就是她!”

    女祭司淡道:“为师自有打算。”

    日暮时分,众人在一处山谷停了下来,今夜将宿在这里,明日再穿过山脉。

    队伍中,有两个用黑布罩着的铁笼,一个笼子里关着一条小龙,另一个笼子里关着一个少女。

    一名身着金甲的侍卫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过来。

    在魔族,侍卫分为三个等级——铜甲、银甲、金甲,金甲地位最高,等同于一名副手。

    看到金甲侍卫过来,看守铁笼的铜甲卫赶忙客客气气地打了招呼。

    金甲卫道:“那丫头关在哪里?”

    铜甲卫扯落了一个笼子上的黑布:“这里。”

    灵芝的手脚都戴着镣铐,背靠着笼子的栏杆,席地而坐。

    黑布被摘下的一霎,她的眼睛被不远处的火光狠狠地刺痛了一把,她闭了闭眼,听见一个人男人说:“把笼子打开。”

    铜甲卫将笼子打开了。

    金甲卫端着药碗走了进去。

    灵芝的灵力被手铐与脚铐锁住了,她现在连与一个凡间的闺阁女子无异。

    金甲卫毫无畏惧地伸出手来,掐住了她下巴。

    灵芝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你要干什么?”

    金甲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乖乖听话,我好交差,你也少受点罪。”

    灵芝的目光落在了他端来的药碗上,不论这里头装的什么,总归不是好东西。

    灵芝闭紧了嘴巴。

    金甲卫不屑地嗤了一声,一把掰开她的嘴。

    灵芝叫了起来:“混账!你走开!把手拿开!”

    趴在另一个笼子里的小魔龙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一把抬起了头来。

    金甲卫:“给我喝了它!”

    灵芝挣扎:“你休想!”

    小魔龙在笼子里撞了起来。

    守笼子的铜甲卫不耐地踹了踹笼子:“你跟着吵什么?再吵抽你了!”

    小魔龙撞得更厉害了。

    铜甲卫一把扯下了黑布,打开笼门,用降龙鞭在小魔龙的身上狠狠地抽了起来。

    降龙鞭是专门用来对付龙族的法器,每一鞭打下去,都像是有针尖与荆棘戳进了肉里。

    小魔龙疼得四处乱撞,最后被打得撞不动了,才奄奄一息地趴下了。

    她趴在血迹斑斑的地板上,怔怔地望着另一个笼子的方向,灵芝被人掐着,咕噜咕噜地灌了一大碗药。

    ……

    夜里,铜甲卫来给小魔龙喂食。

    小魔龙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铜甲卫用长矛戳了戳她:“哎,哎!哎!”

    小魔龙没有反应。

    铜甲卫慌了,赶忙将顶头上司——一名银甲卫叫了过来。

    银甲卫让铜甲卫开了门。

    银甲卫进入笼子后,发现小魔龙的身上多了不少鞭伤,他狠狠地瞪向了铜甲卫。

    铜甲卫吓得低下了脑袋:“她……她不听话,我怕……吵到了少主与祭司……”

    银甲卫一把大耳刮子扇了下去:“这条龙不能有任何闪失,你难道不知道吗?她要是没了,你和我都得给她陪葬!”

    “我……我不是故意的!怎么办呐?”铜甲卫吓得魂儿都飞了,他只是拿这小龙泄泄愤,顺带着觉得打打小龙挺牛气,哪里想过会把自己命搭进去啊?

    银甲卫道:“你先给她度些灵力。我去拿些丹药来。”

    “是!”铜甲卫在小龙身边蹲下,一手按住小龙的额头,开始给她输送灵力。

    没多久,银甲卫拿着一颗棕色的药丸过来了,他掰开小魔龙的嘴,将药丸塞了进去,药丸入口即化,很快便进了小魔龙的肚子,“以后别再干这种糊涂事了,让人发现你对凌虐小龙,你就死定了!”

    “不敢了,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铜甲卫战战兢兢地保证完,目送银甲卫离开了,银甲卫一走,他自己也起身出了笼子。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躬身走出去的一霎,一条灵活的龙尾巴勾住了他腰间的一串钥匙。

    夜深人静,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只留下一队魔族的侍卫在山谷静静地巡逻着。

    等这队侍卫打笼子前走过去时,笼子的门悄悄地开了。

    小魔龙自黑布底下跐溜溜地钻出了一颗小脑袋,小脑袋左右看了看,没发现危险,将龙身拽了出来。

    小魔龙来到了关押灵芝的笼子,咬掉黑布,用小尾巴卷住钥匙,轻松地打开了铁门。

    灵芝侧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小魔龙走到她身旁,撒娇地舔了舔地她的脸,没把她舔醒,小魔龙又张开嘴,咬断了她手铐与脚铐上的铁链。

    随后,小魔龙叼着灵芝,悄无声息地没入了夜色。

    ……

    灵芝醒来时,正躺在一个冷冰冰的山洞中,山洞不深,有月光斜斜地照进来,照亮了大半个山洞。

    灵芝动了动,觉得浑身都有些酸痛。

    她揉了揉有些晕乎的脑袋,她记得自己是在笼子里,她以为这里依旧是笼子,她想喝水,爬到“笼子”的边缘,将手探出去,本想将黑布捞起来,问问侍卫可有水喝。

    但她迷迷糊糊地捞了半天,什么也没捞着,她不由地揉了揉眼,定睛一看。

    妈呀!

    悬崖!

    才醒一秒的灵芝又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这了峭壁中的一个山洞,洞内原本住着一条魔蛇,让小魔龙赶走了……呃不,吃掉了。

    但小魔龙留下了蛇蛋。

    小魔龙一边舔着伤口,一边守着一窝小蛇蛋。

    灵芝爱吃鸡蛋。

    这虽不是鸡下的,但也白白的、圆圆的,四舍五入一下,约莫就是鸡蛋了。

    可当小魔龙把蛇蛋一个个吹着滚到灵芝身边时,灵芝又晕过去了。

    灵芝原本没有这么虚弱的,她只是喝了一碗副作用有些嗜睡的药,那碗药的药效其实早就过了,但……在来的途中,由于这是小魔龙第一次飞行,方向感不大好,平衡感更糟,愣是把灵芝撞得鼻青脸肿、浑身酸痛,门牙都瘸了半颗。

    小魔龙又将吹过来的蛇蛋,呼呼呼呼地吹了回去。

    随后,小魔龙来到灵芝身边。

    灵芝受了很严重的外伤,她一定疼坏了。

    每次她很疼的时候,灵芝都会给呼呼。

    小魔龙决定,也给灵芝呼呼。

    小魔龙张大嘴,深吸了一口气:“呼~呼——”

    灵芝被呼飞了,掉下悬崖了……

    小魔龙:“……”

    当灵芝第二次醒来时,已经回到山洞了。

    她身上更疼了,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

    另一边,许宗主还不知道清水真人上门了,正打着姬小修前去寒冰山脉的入口与雷尊者等人会合。

    雷尊者与大护法找到了那名魔修的弟弟,弟弟是被困在一个不知谁留下的残缺阵法中了,雷尊者将他救了出来,他虽受了点轻伤,但并无大碍。

    魔修付了一万灵石,高高兴兴地带着弟弟离开了。

    许宗主去接完雷尊者他们,便能返回千岚宗。

    在去接他们的路上,许宗主尝试着与姬小修说话:“……哑巴了?师伯问你话呢,你怎么会出现在寒冰山脉的?你不是和薇薇去后山找小青龙了吗?谁把你带来的?”

    “哼!”三岁的姬小修双手抱怀,撇过脸不理他!

    许宗主沉下脸,严肃地说道:“什么态度,啊?我是你师伯!敢给师伯甩脸子,你胆子挺大啊!不是师伯救你,你已经被魔龙给吃掉了!”

    姬小修很生气:“她是薇薇!”

    许宗主气得咬牙:“你这小子,说不通了是不是?”

    “宗主——”

    不远处的天际,传来了刘执事惊天动地的呐喊声。

    许宗主的心肝儿都抖了抖,轻咳一声,正襟危坐地看向飞来的刘执事。

    刘执事停留在结丹境中期一百年了,始终不得突破,可这一次,许宗主明显感觉到他的气息已经到了结丹境的大圆满,离元婴都只有一步之遥了。

    他不是才走了一天吗?怎么刘执事就突破了?

    “宗主!”刘执事激动地跳进了飞舟,看见黑着脸的姬小修,他微微一愣,“诶?小师叔也在?”

    姬小修:“哼!”

    许宗主说道:“不用管他,使性子呢,我不是让你留守宗门吗?你怎么过来了?是不是宗门出了什么事?”

    刘执事道:“一件好事,一件坏事,你要先听哪件事。”

    “都行。”许宗主道。

    刘执事说道:“好事就是清水真人来了。”

    许宗主眸子一亮:“此话当真?”

    刘执事说道:“千真万确,我之所以会突破,也是托了清水真人的福,以上都是好事,接下来可能是一件不那么好的事——二护法的徒弟,天灵根弟子不是清水真人的女儿。”

    “什么?”许宗主问。

    刘执事一脸纳闷地说道:“我当时和你一样,更惊讶的是,清水真人他说……说什么……她女儿叫薇薇,是条小龙。咱们这儿确实有个叫薇薇的,可薇薇不是龙啊……”

    咚!

    许宗主晕倒了!

    ……

    魔族的人发现小魔龙与灵芝不见了。

    看守的那名铜甲卫与银甲卫战战兢兢地跪在女祭司面前。

    女祭司冷冷地说道:“一条幼龙你们都看不住,本祭司要你们何用?”

    铜甲卫求饶道:“祭司饶命啊!属下没料到那小龙会装病,引我进去,偷走了我的钥匙……”

    女祭司打断他的话道:“住嘴!一条没断奶的龙都能把你耍得团团转,你还好意思让本祭司绕了你?拖下去!”

    铜甲卫被另外两名魔族侍卫拖下去了,这样的重罪,活下来是不可能了。

    女祭司又看向一旁面色煞白的银甲卫:“还有你,念在你追随了本祭司一场的份儿上,本祭司给你一次机会将功补过,若是能将小龙抓回来,本祭司就绕了你,如若不能,你自行了断!”

    “是!”

    ……

    灵芝总算是彻底清醒了,她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魔族的笼子里了,而是在一个峭壁上的山洞。

    山洞其实不算小,可如果里头盘着一条龙,那就显得十分拥挤了。

    灵芝惊悚地看着面前的小龙。

    她阅历浅,没亲眼见过小青龙之外的第二条龙,但她看过书,她知道这是一条魔族的龙!

    灵芝吓坏了。

    小魔龙叼起一颗蛋蛋,朝灵芝走过来。

    灵芝抬起手,警惕地说道:“你别过来!”

    小魔龙顿住了,歪了歪脑袋,继续朝灵芝走来。

    灵芝掐了个天水诀,一招拍上小魔龙的脑袋。

    小魔龙被打得后退了一步,嘴里的蛋掉了下来,在地上砸了个粉碎。

    小魔龙委屈巴巴地看了灵芝一眼,把余下的蛋蛋叼到面前,用嘴轻轻地吹了过去。

    灵芝看着朝自己滚来的蛋,再看看缩在角落、眼巴巴看着她的小龙,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小龙的眼神有些委屈。

    龙涎是一味很好的疗伤圣药,小魔龙趁灵芝昏睡时把她的伤势全都舔了舔,灵芝身上没了外伤,就是残留着丝丝痛感。

    灵芝一天一夜没吃饭了,确实有些饿,她看着地上的蛋,犹豫了一会儿,拿起一颗。

    小魔龙欢快地摇了摇尾巴。

    很快,小魔龙看见灵芝的腿上有一处自己忘舔的伤。

    小魔龙张开嘴,朝着灵芝的右小腿走了过去。

    灵芝掐了个烈火诀,烤熟了蛋,正要开吃,却发现小魔龙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身边,正对着自己受伤的右腿张开“血盆大口”,她当即打出一道火灵力!

    小魔龙被掀翻在了地上。

    这一翻,倒是让灵芝看见了它身上的伤。

    它的龙鳞,缺了好多。

    每一片龙鳞对龙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它们不仅是能保护自己的外壳,也是除了龙角之外,最能体现身份的象征,一条拥有完美龙鳞的龙,就像是一个有着倾世容颜的人。

    龙鳞没了,相当于一个人毁容了。

    至于说拔掉龙鳞究竟有多痛,换成人类来讲,约莫等于拔掉指甲的痛。

    灵芝的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这是一条魔龙,她不该同情它,可她心里很难受。

    小魔龙赶忙翻了个身,将自己团起来,遮住没有龙鳞的地方。

    灵芝本来就很嫌弃她,丑丑的样子,不能给灵芝看到。

    灵芝张了张嘴:“你……”

    话音未落,一股强大的魔气铺天盖地而来,山洞中,一下子充斥起了浓稠的魔气。

    这股魔气,让灵芝浑身不适。

    “他们来了……”灵芝转过身,想说,我们快走,却说不出口了。

    天空飞来一群骑着骨翼鸟的魔族侍卫,黑压压的一大片,足有百人之多。

    他们之中,有人抓着降龙鞭,也有人拉着特制的铁笼,也有拉开了大网。

    天罗地网,她们无处可逃。

    小魔龙一跃蹦至洞口,将灵芝挡在身后,望着渐渐逼近的魔族侍卫,发出了一声愤怒的龙吟!

    骨翼鸟承受不住龙吟的威压,在天空凄厉地哀嚎了起来。

    灵芝御剑飞了出去:“天水诀!”

    浩瀚的水灵力,凝结成了了无数的冰刃,朝着哭撑的骨翼鸟射了过去!

    若在平时,她定难射中,可骨翼鸟被龙威压制住了,一个个逃窜不及,生生中了灵芝的水刃。

    将近半数的骨翼鸟发出了惨叫。

    魔族侍卫见状不妙,纷纷弃了骨翼鸟,御剑朝灵芝攻了过来。

    灵芝可不是这么魔修的对手。

    小魔龙咆哮着冲了出去,撞开了偷袭灵芝的侍卫。

    侍卫们等的就是这一刻,一张弥天大网朝着小魔龙网了过来。

    可就在小魔龙被网住的一霎,一道白光自穹顶落了下来。

    白光实在是太白了,侍卫们的眼睛都要被闪瞎了。

    “好厉害的法器!”

    许宗主的屁股:“……”

    清水真人得知许宗主让魔族带走了自己女儿后,立马降了一道天雷,许宗主被劈得衣衫尽毁,瓜啦啦地坠下来了。

    许宗主大叫:“接——住——我——”

    灵芝抽回了手。

    小魔龙收回了尾巴。

    一人一龙就那么看着许宗主自她们中间华丽丽地摔下去了。

    大网继续朝着小魔龙网来,可还没网住便一寸寸化作了灰烬。

    很快,降龙鞭与铁笼也化成了灰烬。

    所有用来捕捉小龙的东西,全都化成了灰烬。

    银甲卫大惊失色:“这是、这是怎么一回事?”

    悬浮在半空的小魔龙维持不住平衡了,唰的跌了下去,可没跌一会儿她定住了,她缓缓地浮了起来。

    “唔?”

    小魔龙翻了个身,没掉。

    打了个滚儿,没掉。

    栽了个跟头,还是没掉!

    小魔龙发现自己不论怎么动,都不会掉下去了。

    这个发现,让小魔龙兴奋极了。

    她都忘记自己还在打群架了!

    她开始像在水里遨游一样,在清水真人的灵力里,欢快地游了起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开书架